玛丽·卡萨特笔下的萌娃-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经典鉴赏 19世纪
玛丽·卡萨特笔下的萌娃

玛丽·卡萨特笔下的萌娃

2019-06-24 14:00      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3416

原标题:印象派女神玛丽·卡萨特和她留下的一堆萌娃娃!


德加笔下的玛丽·卡萨特

玛丽·卡萨特是 19 世纪未至 20 世纪初期的一位杰出的美国女画家。甚至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美国画家之一。她克服了各种阻力,于 1861 年进入了费城的宾西法尼亚美术学院,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之路。玛丽·卡萨特也是极少数能在法国艺术界活跃的美国艺术家之一。她是一位不受世俗观念拘束、意志坚强、一心投入自己热爱的艺术事业的现代女性。

1. 洗澡


洗澡

《洗澡》是为世人所熟知的一幅名画,其构图完整周到。画家以俯视角度描绘母亲贴心地为女儿洗脚,人物动作自然舒展。这幅画的画法更多倾向于传统的用笔和用色,画面严谨而单纯,女孩的身体画得圆浑柔软,体现了女画家扎实的造型功底。由于视点放得比较高,于是地毯装饰就成了画中人物的背景,显示出了一定的装饰效果。

卡萨特的作品具有一种稳定、清晰、朴实的风格,这是她作为一个追求独立人格的美国女性和美国艺术家的一种独特之处。她良好的家庭条件可以提供给她坚定的物质支持,所以她不必担心画的销路问题,可以一直探索她所钟爱的各种家庭题材,充分发展了她这种清新、质朴的画风,成为当时印象派的艺术运动中一位重要而独具特色的女画家。

2. 蓝色扶手椅上的小女孩

这幅《蓝色扶手椅上的小女孩》完成于 1878 年。而那时的美国人并不喜欢她的画作。卡萨特曾向当年世博览会美国馆提交这幅作品,但被美国馆的评委们拒绝了。女画家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她在 25 年后还写信给一位巴黎的艺术经济人,抱怨了那次的遭遇。卡萨特告诉艺术经纪人,她对当时的那三位拒绝她的评委感到愤怒。


蓝色扶手椅上的小女孩

从整幅画面的不对称构图、图案的处理等方面,人们认为卡萨特受到了德加的影响。一个多世纪后,美国国家美术馆运用红外线技术对这幅画进行扫描后,发现了德加参与完成这幅画的证据,他可能描绘了灰色的地板以及透过窗户散在上边的光线。

除了用这幅画来证明德加对卡萨特的影响外,评论家也对这幅画的内容充满异议(用今天的话来说,叫口碑炸裂)。正方观点分两种:有人认为这是卡萨特第一幅真正有魅力的作品,表现了“(小孩)作为被成年人控制和忽视的可怕的象征”。还有人认为这幅画抓住了这位小女孩因受到成人世界社会规则约束、感到气喘吁吁的疲惫神情。《纽约时报》评论说,它以极其强烈的青绿色让人眼花缭乱。


蓝色扶手椅上的小女孩(局部)

反方观点则是一些比较苛刻的指责了:“这幅画是舒适的中产阶级满足无聊生活的形象,尽管这个孩子略显懒散和挑衅性的姿势令人感到不安。”也有人认为 1878 年美国馆之所以拒绝这幅作品参展,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位女孩身体的姿势不那么优雅和端庄。

但无一例外,这些委员们或者在《纽约时报》之类媒体上撰稿的那些评论家们,都是男性。他们与卡萨特在巴黎时通过艰苦努力获得承认与尊重的那个绘画圈子一样,构成了这个由男性所主宰的世界。

他们习惯了用男性的眼光来看待卡萨特在这幅画中的大胆处理方式,却忽略了她独特、细腻的女性视角,卡萨特正是凭借她女性的直觉,观察、描述并且准确呈现出了小女孩的心理状态,或者那一刻的内心活动,而这,正是她为法国印象派团体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3. 梳头发的女孩


梳头发的女孩

玛丽·卡萨特创作《梳头发的女孩》这幅油画的目的,是驳斥法国画家埃德加·德加。德加一直都瞧不起妇女。有一次,德加对一群朋友说,女人不可能成为伟大的画家,因为她们永远掌握不了构图的基本原理。德加的意思是说,女人也许可以按照学院里的规则画一些漂亮的小画,除此以外就无所作为了。卡萨特无意中听到了德加的嘲笑,立刻回到她在巴黎的画室开始创作,以证明德加是错误的。玛丽·卡萨特现在被视为 19 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卡萨特的地位与德加不相上下。当时玛丽·卡萨特选了一位最不起眼的模特,一位长着龅牙的爱尔兰女佣,让她摆出一个最难看的姿势。模特穿着一件肥大的睡衣,背景是一个低档的脸盆架。这个模特被置于远离中心的位置,并且面向画面的角落。这样一来,几乎所有学院派的规则都被打破了。然而,玛丽·卡萨特却创作出一幅杰作。


《梳头发的女孩》结构示意图

请看构图,玛丽·卡萨特《梳头发的女孩》中曲线A、B和C轻而易举地将观众的视线引向模特的脸部。构图中的其它部分由D、E、F和G这些相互呼应的线谐调统一起来。卡萨特这幅作品告诉我们两个重要的经验:首先,对真正有才华的画家来说,不存在既定之规;第二,在优秀的画家笔下,任何丑陋的对象都可以被表现得很美丽。“我以前从来不相信女人能够画得如此出色!”德加第一次见到这幅画时,不禁如此惊叹。德加买下了卡萨特的这幅油画,自己收藏起来,并且终生未卖。

4. 埃米和她的孩子


埃米和她的孩子

在这幅画中,人物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画得也更为精细。到了这个时期,卡萨特已经将手的姿势与放置发展成为一种表达感情的手段。画中,妇女牢牢地抱住了孩子,同样,孩子也轻轻地、温柔地抚触着母亲。这种姿势表现出母亲和孩子互相感觉到的安慰与抚爱。卡萨特把孩子的小手放置在母亲的双手上面,母亲一只手抓住了她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孩子的大腿。两人的头部被放置在一起,来强调这种感情上的一致。人物的头部和四肢都描绘得非常结实,它们又同大笔刷出的长衣和背景相对照。色彩布局是有限而和谐的:用的是褐色、红色和白色的晕色。妇女身上的花衣服给构图提供了唯一的装饰性图寒,遮在孩子圆胖身体上的白色外衣同背景中的水壶相互呼应。

5. 床上的早餐


床上的早餐

《床上的早餐》现由俄亥俄州扬斯敦·麦克多诺博士夫妇收藏。这幅画运用富有表现性的姿势来组织构图。醒着出神的孩子由打瞌睡的母亲用双臂紧抱着.两个团抱在一起的人物被置于画面中心。妇女的双臂和孩子外伸的双腿形成的中斜线,把画面分成两个不平均的部份。白色床单、枕头以及衣服上的弯曲凸出部份,将人物的头部和四肢包围起来并投上强光。三个角落的苹果绿色方块形,使布局中占支配地位的白色和肌肉的玫瑰色调大大加强;而三个角落则以它们的棱角状配合并稳住了构图。杯子、茶碟和盘子的圆形使附近的两个头部形状得到重复。大约在此时,卡萨特尝试丢弃九十年代早期那种对外形的紧密描绘和分隔。这幅画中素描仍起重要作用,然而外形却大为松散。卡萨特已经用短促的、不鲜明的笔触打破了许多处轮廓线,如沿着孩子双腿的分界处那样。这种画成井字形的效果同她对粉画的处理相类似。尤其在各种白色色域中,可以看到画家更多的这种方法;而偏蓝色高光的运用,则使宽广的中间层次生动起来。

6. 宝宝的抚触


宝宝的抚触

中年的卡萨特作品粗犷有力,明亮悦目,而且带有一种超脱、祥和的意味。她不停地运用最新的创作质材、设计形式以及题材、追求着各种不同的表现。她在《沐浴》中,那对母子专注的神情,郑重的姿态,好象是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俯视的视点、丰富的图案依然保留着日本版画的风格。她的粉画《宝宝的抚触》更加显示了卡萨特的表现力,冷色的色调,阴沉的背景,烘托出了婴儿玫瑰般的肌肤,融合平整的笔画,突出了卡萨特扎实的功底,展示了她沉着的个性。

7. 更多萌娃娃


穿白衣的艾伦

抱猫的萨拉

戴草帽的小孩

沙滩上的小孩

哈弗梅耶夫人及女儿伊莱特拉

船上的母女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展讯 | 水韵乡愁——吴卫东水彩画展
[上一篇] 疑似梵高自杀手枪以16.25万欧元拍出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