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的七个秘密-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经典鉴赏 文艺复兴
《最后的晚餐》的七个秘密

《最后的晚餐》的七个秘密

2019-05-15 10:03      来源: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12072

原标题:揭秘《最后的晚餐》:你不知道的七个秘密  


站在达·芬奇的名作《最后的晚餐》前,我们首先要了解的是,如今所看到的这幅画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缺损的状态。达·芬奇为了达到极其逼真的自然效果,没有使用佛罗伦萨的“湿壁画”画法,而是采用将蛋彩和油画颜料混合使用的特殊技法。这导致了画的状态逐渐恶化,迫使后世数代修复者对其不断进行修复干预。可以公允地说,事实上,这件作品在反复地剥落、修补和润色的过程中,可能只有不到50%的达·芬奇真迹遗留在圣马利亚感恩教堂的墙上。

在内容选择上,达·芬奇抓取了戏剧性的情节瞬间,将人物分组组合,巧妙地构成了一个既有主次又有呼应的稳定构图,并借用透视、光影等技法手段,使水平线恰好与画中的人物与桌子构成一致,给观众造成心理的错觉,使该壁画与环境巧妙结合为一个整体。

画中的明暗是利用左上壁的窗子投射进来的光线来表现的。所有人物都被画在阳光中,显得十分清晰,惟独犹大的脸和一部分身体处在黑暗的阴影里。这种象征性的暗示手法,在绘画上是由达·芬奇开始的。人物之间互相呼应,彼此联系,感情不是孤立的,这是达·芬奇最重要的、也是最成功的心理描写因素。古代西方所谓“多样统一”的美学原则,在达·芬奇的这幅画上得到了空前有效的体现。

对于《最后的晚餐》的争论与研究,一直都热度不减。今天我们带你走进《最后的晚餐》中的七个秘密,一起领略达·芬奇独特的艺术魅力。也许你会有自己的题解,甚至发现新的奥妙!

圣约翰还是抹大拉的玛利亚?


研究史上,关于耶稣右边的人物身份一直存在争议,许多影视、文学作品都据此作出了各种精彩的假想与猜测。

有声音认为耶稣右手边的人物其实是抹大拉的玛利亚,这一观点被丹·布朗写进了小说《达·芬奇密码》当中,其认为耶稣和抹大拉的衣服颜色是对应的。耶稣穿着一件红罩衣,披着一件蓝斗篷;抹大拉穿着一件蓝罩衣,披着一件红斗篷,相互呼应配合。而二者朝向不同的方向,摆成一个V字形,他们的身体又组成一个字母M。克里夫·普林斯和雷恩·皮克奈特在其著作《圣殿骑士启示录》里,提出作品中隐藏着象征符号,认为耶稣和约翰的形体符号恰恰说明,这里所谓的约翰实际上应该是抹大拉的玛利亚,因为V字形象征了神圣女性的符号,而字母M代表了抹大拉的玛利亚。该观点引发了众多讨论。

(上图为9月即将在央美美术馆“达·芬奇与达·芬奇画派”中展出的《抹大拉的玛丽亚》原作,欢迎大家届时一探究竟)

而目前比较可靠的观点认为,圣约翰俊美似女子是有据可查的。

约翰意为“耶和华是仁慈的”,这说明圣约翰代表着仁慈。达·芬奇作画,并不是特别强调性别特征,而更为强调性格特征。圣约翰的外貌与他的性格是相当相符的,也与《圣经》中的描述吻合。与彼得持刀同理,这不过是圣约翰的身份标识。在此比较本次展览中达·芬奇的另一画作《施洗者圣约翰》:


达·芬奇,《施洗者圣约翰》,1513-1516,卢浮宫

还有学者提出,《最后的晚餐》历经风霜,损毁严重。圣约翰的真实面貌已得不到完全复原,若能看到圣约翰的本来面目,可能不会对他的身份引发如此争论。


圣约翰图像复原图(图源leonardoresearch.com)

多出来的一只手来自哪里?

达·芬奇的画作之所以充满魅力,是因为他的每一幅作品都经过认真的考究。在这幅作品中,一共绘制了13个人物,而13在西方国家被看作是不吉利的数字。许多阴谋论者认为这种绘制并非偶然,认为这幅画应该有14个人。指出在犹大的背后有一个握着刀的手,这只手不属于画中的任何一个人。


而目前权威说法认为,持刀的手毫无疑问来自彼得,只要将达·芬奇当时创作之前的底稿素描图进行叠加便很容易发现。彼得持刀正是他的身份标识,在16世纪的宗教画中,每个门徒都有固定的标志性姿势以区别身份。根据《新约》中对最后的晚餐和事件的描述,彼得拿着一把刀被认为象征着他几个小时后对逮捕基督的一个奴隶的攻击。

耶稣的手势暗藏什么含义?

美国艺术史学家列奥·施坦伯格在其著名论文《耶稣双手的七种含义:《达芬最后的晚餐》的多面性》中, 指出了画作暗藏的七条隐秘信息。画中基督两肩下垂,双手摊开置于桌案,头向一侧略偏,低垂。在斯坦博格看来,这样描画的基督设计的姿态,达芬奇意在用来制造一种将离的悲情,并暗示接踵而来的“耶稣受难记”。因为众所周知最后的晚餐之后,耶稣将被钉上十字架。且他也早就预知了自己肉身的死亡即来临,随在晚餐时告诉众门徒这个消息,是他的告别,头略偏向一侧低垂的设计更加剧了这一告别的悲怆。


施坦伯格认为,耶稣的手势与他死后从十字架上下来的瞬间相仿。下十字架的瞬间有个专有名词,叫“Vir dolorum”,许多画家都曾表现这一瞬间。


安杰利柯,《Vir dolorum》,1441,圣马可修道院,佛罗伦萨

而达·芬奇笔下的耶稣,虽然正在拿饼,但同时等于已经在下十字架了。

施坦伯格在文章中还阐述了相当多其他含义,关于这篇论文的争议一直存在,反对者认为他过于复杂化《最后的晚餐》,强加给画作太多信息,并生套逻辑硬派证据。然而论文作者的反驳是,“对于那些质问’达·芬奇在《最后的晚餐》中暗埋如此多的信息是否可能’的人,这样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对于达·芬奇创作此画的动机没有记录也无人知晓。”

犹大形象确有其人?

瓦萨里曾讲过一个趣闻:圣玛利亚感恩教堂修道院院长总是催促达·芬奇“尽快完成这项工作”,并向公爵抱怨这个艺术家如何拖延时间。得知此事后,达·芬奇对卢多维科说,他还在寻找一个长着极为阴险毒辣的脸的人作犹大的原型,但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脸,“他一定会用那个不够善解人意、缺乏耐心的修道院院长的头部”作为模型。听到这番话之后,公爵顿时狂笑不止,而“那个不幸的修道院院长糊里糊涂地回到家里,还担心在他的花园里工作的工人”。


画中隐藏达芬奇自画像?

英国艺术专家罗丝·金曾提出:“在耶稣右边站着的两位门徒托马斯和雅各的面部形象与达·芬奇的自画像完全吻合”。

还有学者认为撒迪厄斯可能是列昂纳多的自画像,他背向耶稣。



画中暗藏乐谱?


意大利音乐家乔万尼· 马里亚·帕拉宣称, 他从达·芬奇代表作《最后的晚餐》中发现了隐藏的乐谱。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 帕拉在他的新书《LaMusicaCelata》中解释了他是如何破译画中的“音乐符号密码”以及如何发现这段乐曲的。

他首先在画面上绘出一个五线谱, 随后发现如果把画中的面包和人物的手都看作音符的话, 就可以得到这份乐谱了。而其中的关键之处在于, 必须按照达·芬奇的书写习惯从右向左解读乐谱, 才能演奏出这段被达·芬奇隐藏了五个多世纪的乐谱。

此外, 画中的一些“线索”还揭示出乐曲舒缓的节奏以及每个音符的时值。帕拉公布的乐曲长约40秒,他表示,这首乐曲最好用达·芬奇时代 演奏教堂音乐的主要乐器——管风琴来演奏。帕拉说: “它听上去像一支表现耶稣受难和死亡的安灵曲。”他认为, 达·芬奇是为了更好地表达画中人物的心理而特意将乐曲隐藏在画中。

研究达·芬奇的专家亚历山德罗·韦佐西说, 帕拉的说法“似乎有些道理”, 但仍有待考证。韦佐西如实说, 达·芬奇的确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 他擅长演奏七弦琴, 还会设计乐器, 此外他喜欢写需要从右至左读的乐谜。

最后的晚餐究竟吃了什么?


最后的晚餐,1495-1497年,油彩与蛋彩的混合颜料,意大利米兰,圣玛利亚感恩教堂餐厅

有关最后的晚餐,《圣经》中讨论了晚餐期间发生的事情,但没有详细说明耶稣和他的12个同伴吃了什么。在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上,餐具有白镴盘子,刀(一度被认为是阴影),水壶,葡萄酒杯和洗指碗,还有一个盐瓶。在耶稣说出有人会出卖他的时刻,犹大打翻了盐瓶。艺术史学家约翰·瓦里亚诺说,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桌子上的全部食物,但是从现在的画面上来看,没有逾越节的羊肉也没有面包,这些是很多人都认为的最后的晚餐上的食物。在达·芬奇的画上,有三个装食物的大盘子,耶稣面前放的那个是空的,他左右两边,安德烈和马太前面的盘子上堆满了食物。我们所看到右边的盘子,损坏太严重,已经辨认不出是什么食物,而左边的盘子似乎是半条鱼。幸运的是,在整幅画的右侧,还有三个装食物的小盘子,其中一个装着点缀着橙子片的烤鳗鱼的,另外的盘子装着带叶子的水果,可能是石榴。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对于达·芬奇及《最后的晚餐》的好奇始终有增无减,艺术史学家弗拉维奥·卡罗里认为,“人们之所以对《最后的晚餐》如此感兴趣,不单单是因为它的有名,而是因为达·芬奇在这幅画中包含了太多我们今人无法猜透的思想。” 


展览现场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佳士得香港春拍将呈献新锐女性艺术家作品
[上一篇] 才下美术馆、又上文博会,笠夫再次呈现古意诗意“东方美”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