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被接受成为乐器——在四方沙龙聊一聊音乐-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观点
技术被接受成为乐器——在四方沙龙聊一聊音乐

技术被接受成为乐器——在四方沙龙聊一聊音乐

四方沙龙讲座“音乐被技术改变了多少”

2019-09-02 15:48      来源:318艺术网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8031

技术作为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会从各个方面影响到周围的所有事物,音乐当然也不例外。技术究竟是如何影响音乐的呢?2019年8月31日下午三点,关山月美术馆二楼报告厅内,四方沙龙邀请到了电子音乐制作人3ASiC (伍子轩)作为本期主讲嘉宾,他从自我的经历出发,与深圳听众介绍分享了音乐产业的各个方面——音乐分发、音乐创作、音乐表演中,新技术带来的各种改变。


主讲人:3ASiC(伍子轩)

学术主持薛扬女士介绍到:3ASiC(伍子轩)是来自南京、现居深圳的电子音乐人,在中国和荷兰先后攻读了录音艺术和声音设计专业,始终对声音和技术有着超出常人的痴迷与掌握。他的音乐风格和创作手法都不循常规,最近热衷于用无形的极端音色对听众的音箱进行现实世界里的物理打击。自 2013 年开始,他活跃地参与到中国本土电子音乐场景中,表演遍布了国内各个音乐节和俱乐部,还曾被邀请至欧洲电子音乐盛会 ADE (Amsterdam Dance Event) 演出。


学术主持 薛扬女士

讲座开篇,伍子轩向听众阐明一个关于电子以音乐的概念,多数人认为电子音乐就是那种特别噪、特别激动人心的音乐,其实不然。现场,伍子轩播放了他所做的两首风格完全不一样的音乐,一首节奏很快,另一首有些古典,声音也十分优美。其实两首都是电子音乐,都是由新技术而产生的合成器等做出来的。

随后他问到,为什么目前的流行音乐是三到五分钟?


留声机

这是因为音乐作为一种必须借助载体来呈现的特殊“商品”,最早的音乐发行(Music publishing )是乐谱印刷,而后有留声机,随之唱片出现,留声机是一个可以录制也可以回放的设备,黑胶唱机只是一个消费者的设备,不能录制只能听回放。当音乐第一次可以被储存时,这个储存介质就是黑胶唱片,这种唱片一般规格是12寸,78转/分钟,差不多能够跑3—5分钟,所以3—5分钟是20世纪初留声机和黑胶唱盘被制定下来的时候约定俗成的规范。

20世纪的前50年,无线电台也喜欢3分钟的模式,因为当流行音乐超过了3分钟通常会乏味,电台一般不会播放超长时间的流行音乐。CD延续了这个传统,虽然CD能保存一首歌长达70分钟,但是大家习惯了一首歌3—5分钟的模式。时至今日,我们没有必要非要把单曲长度放在3—5分钟,但现在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人们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听超过3—5分钟的音乐,因而,流行音乐依旧保持3-5分钟时长的传统。



MaxPixel.net-Vinyl-Record-Retro-Music-Vintage-Vinyl-Record-4125860

黑胶唱片,是先前音乐大量分发的主要介质之一,使用唱片上的沟壑记录声音的波形,通过黑胶唱机上的唱针读取并且回放声音。

伍子轩谈到,技术除了改变载体,改变音乐的时长,反过来以后的变换也影响到了音乐的制作,同样也影响到了音乐的内容。有时候我们听一些歌觉得有一点年代感,其实是由于特定的时期,音乐的创作手法造成。比如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有些合成器,而这些合成器技术并不高,只能产生很简单的波形的声音,这些波形的声音它有一定的质感,而这些质感决定了那个年代的音乐都是那个质感。

技术的发展到来了载体的变化,也影响了流行音乐的市场。同时,技术的发展也改变了创作音乐的手段,最终影响了音乐的内容。他例举了硬件设备升级变化的例子。如:


Andrew Pilling`s 2011 Recording_Equipment
这是当下使用计算机作为核心的音乐制作平台


Andrew Pilling`s 2011 Recording_Equipment

这是当下使用计算机作为核心的音乐制作平台


再如,从桌子大小的模块化合成器到手机大小便携式合成器:


Synthesizers.com Modular
这是一台 Moog Modular 模块化合成器系统,通过连线的方式实现参数调制,合成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OP-1 Synth
这是 Teenage Engineering 的 OP-1 合成器,是一款设计优秀的便携化合成器。

技术设备不断提升,影响到软件音乐制作的进化。接下来,伍子轩现场演示并播放了电脑软件运算出的不同音乐元素的声音,通过电脑软件,不到十分钟即可做出一首曲。

音乐制作技术设备不仅越来越便携化,从大设备到电脑、手机、软件等;而且质量越来越高,甚至还能实现人工智能,如Goggle magenta,它是谷歌使用神经网络的项目,利用人工智能创作艺术,虚拟一个大脑,然后让它幻想诸如钢琴的声音或者是铜管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时,两种声音之间的可能性。此外,Synonym软件可以识别归类音乐素材,它能快速地使用神经网络去分析每一个采样的音频特征,并找到相似度极高的音乐材料。


 NSynth Super(神经合成器)
Google 做了一个音乐合成器,用机器学习生成 10 万种乐器声音,源于Goggle magenta项目。

随后,伍子轩谈到第二个话题:音乐分发。 

以前的人怎么推荐音乐的呢?伍子轩谈到,最初,上流社会邀请乐队来家里演出,演出后再向周围人推荐,口口相传。当电视、无线电发明了之后,有了电视节目和电台,电视节目和电台是传递音乐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同时还有唱片、DJ派对、音乐杂志、报纸、网络普及后论坛、博客、音乐网站等渠道。

那售卖的形式是怎么改变的呢?伍子轩从iTunes和传统唱片行业的竞争谈起,iTunes stroe是音乐线上收费的应用,上面每首歌的价格远远低于当时音乐专辑中每首歌的价格(当时唱片行业是以售卖专辑为主,消费者不能只购买某首歌),从此音乐进入单曲时代,数字音乐时代真正开启。iTunes是数字音乐付费时代的开拓者,但如今已经退出音乐零售的领域。与此同时,Bandcamp平台的出现,改变了传统数字音乐分发的模式。Bandcamp改变了当时乐队网站简陋且用户体验极差的状态,而且还给音乐人提供了一个灵活的定价策略。不同于其他平台只能下载某种音乐格式,Bandcamp让用户可以下载到任何想要的格式。最终,音乐人还能拿到比以往与唱片公司合作时更高的比例的提成。


Bandcamp网页页面

BitTorrent平台使得音乐人不受制于平台的影响,可以发行任何格式的内容,如歌词、音乐视频、VR视频等,而且越多人下载,速度越快。BitTorrent内容大多免费,但是人们也可以额外付费,拿到一些免费下载时得不到的内容。

紧接着,伍子轩提到了几个关键词:互联网时代、直播等,并简要介绍了诸如di.fm、last.fm、豆瓣音乐等音乐推广平台,以及spotify平台算法音乐推荐和Shazam平台音乐识别的功能。音乐推荐的渠道改变了,伍子轩最后并提出了一个开放性的问题:谁来决定我们的审美?


讲座现场

第三部分,伍子轩介绍了音乐表演。再次以问题“DJ演出时是在播放歌曲,所以DJ很简单吗?DJ在台上到底在干什么?在拧什么?”引入,伍子轩在现场用DJ软件简单演示了DJ播放音乐的方式,他认为,好的DJ需要有大量的音乐积淀与储备,需知道音乐的各个元素,他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DJ。而Live,即现场演出,不同于DJ,它带有乐队的概念。

随后,伍子轩提到新的概念——音乐表演中音乐与新媒体艺术的结合,并以音乐人Karma  fields的作品,Sinjin Hawke & Zora Jones的现场演出的视频为例,向深圳听众展示了新媒体艺术如何加入音乐表演这个行列。此外还有音乐制作人Metrik和Dolby Atmos(杜比全景声)合作,杜比全景声把声音定位在不同的地方,给整个音乐表演行业其实带来了全新的可能性。


中国新兴视觉艺术家郭锐文(Raven Kwok) 与Karma Fields在2014年合作的一部影像作品。


西班牙组合Sinjin Hawke & Zora Jones


最后,伍子轩总结到:技术被接受成为音乐。

讲座尾声,现场不少听众与伍子轩积极互动与交流,谈到关于:人工智能是否能取代音乐人的创作,电子音乐所要传达的内容,没有音乐基础的人如何成为DJ,电子音乐中声音设计好坏判断的标准、音乐与新媒体艺术表演时长等话题。


现场交流听众 视觉艺术家郭锐文(Raven Kwok) 先生

此次四方沙龙讲座中,伍子轩与深圳听众探讨音乐售卖方式的变化、音乐推荐由于技术进化而形成的改变,音乐创作上新技术带来的便利与局限,神经网络、人工智能在音乐制作中是如何实现助力的,也分析了在音乐表演中音乐与新媒体艺术的结合等等案例。也让深圳听众了解到:对于新兴技术的研究,我们更多可能会关注在人们的视觉刺激之上。但实际上,不同时间不同领域的不同新技术也逐渐的彻底的改变了整个音乐行业。


注:文章根据四方沙龙讲座内容整理,讲座现场图片来自四方沙龙,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展讯 | 复盛人寰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书画名家特邀联展
[上一篇] 【展讯】双城记——北京 · 深圳青年美术家作品联展(附全部作品图)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