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黑老虎”的碑帖拓片能否再度成为市场热点-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收藏投资 收藏指南
被称为“黑老虎”的碑帖拓片能否再度成为市场热点

被称为“黑老虎”的碑帖拓片能否再度成为市场热点

2019-02-25 14:12      来源:艺术商业 龙安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5344

原标题:“黑老虎”能否再成市场热点

碑帖拓片是诸多收藏品中的一个大类,俗称“黑老虎”。一般是指将金石器物或其他质地的器物用墨(或别的颜色)拓印在纸上, 揭取后不经装裱的片子。装裱过的称为拓本。



安思远藏11种善本碑帖,含宋拓本7种,元明间拓本1种,明拓本3种。
在2018年嘉德秋拍中以1.92625亿元成交

东京国立博物馆正在举行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上,相比备受瞩目的李公麟的《五马图》、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怀素的《自叙帖》、褚遂良的《黄绢本兰亭卷》等国宝级名作之外,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的《九成宫醴泉铭》实在只能算是一道餐后甜点。实际上,被公认的最优宋拓《九成宫醴泉铭》的其中之一就藏于日本东京三井纪念美术馆。





宋拓《黄庭经》1册15开
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之一。
此本原石久佚,与上海图书馆藏本为一石所拓,为宋拓单刻帖

在2018年11月1日上海图书馆举办的年度大展“缥缃流彩—中国古代图书装潢艺术”中,享有“镇馆之宝”之誉的国家一级文物—宋拓《九成宫醴泉铭》尤为引人注目,吸引了众多前来膜拜的观众。上海书法家协会主席周志高称:“学书法者几乎无一不写《九成宫醴泉铭》。”众多书法学习启蒙者,就是从临摹《九成宫醴泉铭》入门的。演员夏雨在微博上晒他临写的书法,所临就是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



宋拓《九成宫醴泉铭》(高凤翰、郭廷翕、吴式芬、龚心钊旧藏)
在2016年北京匡时秋拍中以1725万元成交

天价《九成宫醴泉铭》

《九成宫醴泉铭》碑碑额阳文篆书“九成宫醴泉铭”六字,碑高 2.44 米、宽 1.18 米,行文 24 行,行 50 字,实数文字 1108 个字。《九成宫醴泉铭》碑贴的原碑现藏于陕西宝鸡麟游县碑亭国家景区。

《九成宫醴泉铭》是欧阳询晚年的经意之作,历来为学书者推崇,享有“楷书之极则”的美誉,也被誉为“天下第一铭”。《九成宫醴泉铭》被视为欧阳询传世书法最煊赫者,然而岁月变迁,其真迹大都不传。《九成宫醴泉铭》的唐代拓本早已佚失,现存世以宋拓最为珍稀。



宋拓《群玉堂帖本千字文》1册20开
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之一。 

此拓原石久佚,为宋韩侂胄所刻丛帖,计十卷。传世未见全本。现所知存世孤本仅见第二、六、七、八、十卷,多为残帙,仅有第四卷即本册《怀素千字文》为全卷。其他卷次分藏北京故宫、吉林博物馆。

上海图书馆所藏龚心钊旧藏宋拓《九成宫醴泉铭》就是大名鼎鼎、失落已久的“党崇雅旧藏宋装本”。此本字丰实饱满、装裱一流,完好地保持了宋代碑帖的原始面貌,极具书法欣赏价值,可谓宋本中的珍本,因此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此套拓本在1961年入藏上海图书馆后,尘封数十年,几被遗忘,在近年的整理中才被重新发现。引起工作人员注意的并非碑帖本身,而是外袋上的收购价:5060元!同为上海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海内孤本、宋拓《郁孤台法帖》也是龚心钊旧藏,其购买价1800元,传世孤本、宋拓《许真人井铭》购入价不过 800 元。1961年,3000元就可以买下上海石库门整个门牌号。



宋拓晋唐小楷,1册19开
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之一。
此拓原石久佚。册内收魏、晋、唐小楷七种

1934年,经北京庆云堂碑帖铺老板张彦生介绍,收藏大家龚心钊花了整整 6000 大洋,从一个军阀手中买下了这部碑帖。20 世纪 30年代的北平,一块大洋可以吃一顿“涮羊肉”。龚心钊也是分两次才付清这笔钱。付清账后,他将欠条附在此本碑帖中,以志纪念。在碑帖结尾,他还别出心裁地贴上了自己的照片与收藏印记,得意与珍爱之情溢于言表。在仲威的《碑帖鉴定要解》中,将其称之为“天价《九成宫醴泉铭》”。

拍场黑马,一飞冲天

在略显黯淡的 2018 年拍卖市场上,古籍善本、碑帖拓本犹如一匹黑马,为拍场增色不少。2018 年 11 月 20 日晚,“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在中国嘉德以专拍的形式上拍,该标的含宋拓本 7 种、元明间拓本 1 种、明拓本3 种。当拍卖师宣布 4800 万元的起拍价后,现场竞价快速进入到竞争白热化状态,竞拍持续10 多分钟,最终以 1.675 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 1.92625 亿元成交,缔造了金石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



宋拓晋唐小楷 

拍卖之前,此件拍品就吸引了包括国有文博机构、私人藏家的强烈关注,堪称善本碑帖收藏近年来的空前盛事。“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是大藏家安思远自 1989 年至 1995 年期间,在美国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公司所得。据不完全统计,当时购藏金额逾 120 万美元,不得不佩服其收藏、投资魄力。

在收藏家王文甫看来,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成为这一市场的助推器。“2018 年碑帖行情有提升的趋势,是个惊喜亦是一种必然。”他介绍,1992 年佳士得“群玉斋”的拍卖亦曾在圈内轰动一时。“比起现在,当时碑帖收藏真是非常小众,但也拍出不错的价格。”王文甫表示,“行情是衡量藏家对拍品认知度的一个标准,不同的出价体现出市场的认同性。而行情的好坏又与市场出现什么东西有关,有好东西出来,这才是造成善价的关键,许多特别稀有的艺术品很难横向比较,也不能作为整个市场好坏的标准。”



宋拓十七帖文徵明朱释本

诸多藏家和研究人员均表示,安思远的这套碑帖,不具市场可比性,私人藏家手上收藏难得一见这样知名度的碑帖,没有任何指标意义,完全没有可比性。且从单件价格而言,虽然十一件古籍碑帖成交价超过 1.9 亿元,但平均每件 1000 多万元,价钱并不算贵。

这件被誉为“后无来者”的“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让 2018 年的“黑老虎”市场一飞冲天。

在中国嘉德秋拍,估价仅为 18 ~38 万元的周《坛山刻石》、秦《泰山刻石》廿九字本、西汉《五凤二年刻石》3 种合册,最终以远远高于估价范围的 655.5万元成交。而在 2001年,日本商家于香港 4 月拍卖会购买此作时,当时价格仅为12.1万港元;估价仅为 20 万~50 万元的宋拓《唐虞恭公温彦博碑》以 253 万元成交。

在广东华艺国际 2018 春拍中,赵之谦考据《刘熊碑》并双钩本以 920万元成交,陈叔通旧藏《石鼓文》明末清初拓本以 874万元成交;在上海匡时 2018 秋拍中,王懿荣旧藏明拓未断本《曹全碑》以 908.5万元成交;在北京荣宝,傅抱石的《读碑图》及《九成宫醴泉铭》碑拓以 920万元成交。

拍卖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度古籍善本成交总额高达 12.7亿元,相较 2017 年,涨幅超过 200%。



明拓《曹全碑》1册31开
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之一。
《曹全碑》传世有未断本与断本,明拓皆为未断本

从显赫一时到乏人问津,“黑老虎”能否再度成为市场热点?

出生于金石世家的收藏家贾文忠表示:金石碑帖的收藏,在民国以前都是热门,比瓷器青铜器价值还要高。虽然近年来金石碑帖的价值开始被重识,市场回暖,但还未回到应有的价值,安思远、启功等名人带来的效应,会在某种程度上带动这一市场的发展。

在北宋、清康乾、晚清至民国初的 3 次全国性收藏热中,碑帖拓本一直位居前列,是文人雅士追逐不舍的对象。在传统收藏家心目中,碑帖善本是首选,其后是宋版古籍,再次才是字画。


318艺术网
编辑部

更多精彩内容,可关注318艺术网

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分享到:
[下一篇] 梅索尼埃:“纤毫毕现”的另类
[上一篇] 陈洪绶《莲花奇石》领衔纽约亚洲艺术周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