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面对面 鲁虹谈青春心印-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艺术访谈录
展览面对面 鲁虹谈青春心印

展览面对面 鲁虹谈青春心印

“青春心印——2014首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访谈录

2014-05-30 10:35      来源:318艺术网      编辑:张茜      浏览次数:19262

 

编者按:青春心印——2014首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如期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举行。展览开幕前,笔者拜访本次展览学术主持、著名批评家鲁虹,在鲁虹老师的家中,与同去拜访的关山月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张新英、关山月美术馆展览部编辑陈濯非一同围绕展览主题展开讨论,由笔者抛砖引玉,抛出一些话题,三位学者分别针对本次展览、工笔画的发展以及当代艺术研究方面提出观点。

 鲁虹

鲁虹:关山月美术馆很早就要做一个系列的工笔展,可能是因为各方面的原因,直到现在才开始办。这次办的时间确实有点仓促,当主办方通知我去看画的时候,我在外地不能抽身,面我写前言的时候,作品都已经评完了。看了作品之后,我觉得关山月美术馆这个展览是个很好的开头。大家知道,工笔画虽然正式命名是在清代,但实际上在此之前就是中国古老绘画的一个载体。它以勾线、渲染为主,也是历代国家画院的主流画种,直至到元代之后才慢慢的被文人画取代了。我认为,这个画种现在看来,比写意画更容易表达我们当代人对当下的一种感受,也更容易融合一些西方现代绘画的手段。所以我觉得,工笔画的天地比写意画更有开拓的必要。我的老师阮璞曾经说过,现在工笔画被忽视了,应该加以重视。后来,我听孙振华讲,他的导师史岩在80年代也谈过这个观点,这是非常正确的。希望关山月美术馆能把这个项目持久的做下去。

318艺术网记者:那我们在80、90年代,就曾提到过希望把工笔画振兴起来。但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也就是近两年才有这个苗头呢?

鲁虹:我1999年在深圳美术馆做过一个中青年工笔邀请展。当时还是裴建华做馆长,他比较支持。但这些年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工笔一直处于不太被重视的状态。现在复兴工笔画的时机来了,不光关山月美术馆在做,江苏美术馆在5月底也有个大型的工笔展,由我策划。这个展览邀请了工笔界的一些大腕,如何家英、卢辅圣、徐累、朱伟 、江宏伟•••••你们可以去看看。

318艺术网记者:那您觉得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工笔画这么多年都没有起来?

鲁虹:事实上已经发展起来了,而且非常好。比如,在从1949年开始的官办展览里面,得奖的一大半是工笔画,好作品多得很。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工笔画同样也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只不过现在大家对工笔画比较忽视。我与孙振华去年曾经在深圳美术馆做了 “宁静致远”的工笔展。今年关山月美术馆,江苏美术馆都在做,这挺好。我相信工笔画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318艺术网记者:这次展览的作品您看了之后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作品?

鲁虹:展览就整个面貌来看还可以。但需要注意的是,真正有个性的作品还很少,比如展览中画人物与花鸟的比较多,山水的则很少。画花鸟的基本是在古代的框架里做,只有少数适当的引入了一些西方的构成与色彩。而画人物的很多人在受何家英的影响,怎么寻求新的突破,对年青艺术家还个很大的问题。

318艺术网记者:工笔画在唐宋已经达到顶峰了,而且到今天有很多大家把标准摆在那里,那么青年艺术家在技法上与观念上如何去突破呢?

鲁虹:我很奇怪,他们的丰富性居然抵不上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艺术家。比如徐累,他用了很正统的工笔画渲染法,但他把西方的超现实的观念与图式引进了;又比如朱伟,他主要是画北京的生活,部队的生活,很有当代感,但造型方式、构图方式、勾线与渲染方式都很传统的;还有何家英,他也很强调线的元素,但却把西方式的写实造型移过来了,做的非常好。

张新英:魏久捷(参展艺术家)人在四川,他在当代观念上是很活跃的,他从一个当代的系统上进入了工笔画的表现。工笔画对他来说是一种表现的手段,而不是他最终的目的,他是从另一个系统侵入的,所以他给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318艺术网记者:那这个又引到另一个问题,会不会担心,我们在媒介上不断创新不断的糅合别的媒介,会不会导致我们难以界定工笔画的画种,界限模糊?

鲁虹:艺术家创作是不能受到传统定义的影响的,他要想到这个就不能画画了。但后来的理论家,他们会根据创作现状进行归纳。我认为,工笔画以后肯定会有不断地有突破,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守下去的:第一个,要强调线条勾勒,强调画面的平面性与装饰性。第二个就是强调渲染。还应该强调一下。虽然工笔相对写意比较“工”,但实际上它也是有写意的一面。

318艺术网记者:我们为什么在唐宋之后一直工笔画被主流排除在外,有一种原因就是可能工笔画过于工整之后有一种“匠气”的感觉在里面。所以古代可能更多人会喜欢文人画,讲究一种意境在里面。

鲁虹:这是一种文化上的选择,没办法。

张新英

张新英:我觉得,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完全是创作的问题,也许创作和我们从历史上了解到的是不一样的。当时文人画兴起的时候,它突破了工笔画传统的院体画风。所以它在历史上历史意义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撰写艺术史的时候,在遴选艺术现象的时候,它就被放在了显耀的位置上,而其他的有延续性的艺术家们就被淹没了,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所以当我们现在回头去看那段历史的时候,我们不能单独从艺术史上去看。

 

陈濯非

陈濯非:工笔画从唐宋以后并没有衰落,而是完全归功于一些专业画家。我们现在为什么提文人画这么多,因为文人画家同时也是官员,他们地位很高。而专业画家地位没有这些文人画画家地位高,所以大家对他们的推崇是不够的。工笔画在当代说是一直走官方路线,例如从全国美展上来看,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全部都是工笔画。所以说工笔画现在还是在发展阶段。还有就是你刚才说如何来看工笔画,有很多西方技法介入到工笔画中,我个人的看法是,从技法上就不要再关注如何来确定,而是从中国画最关键的地方——意境,工笔画如何来表达意境,工笔画不是工整的就好,而是意境好这张画才是好的。

318艺术网记者:可能我们一直探讨的是一种技法上的还是观念上的突破。

陈濯非:大部分的画家还是过多的关注于技法上面。

张新英:就像您刚才说的,工笔画其实它里面是有很多排斥写意的成分在,但该怎么去把我之间的关系,包括批评家怎么去界定他这张是不是工笔画。其实批评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界定,也许做水墨的人会把这两件作品界定为当代水墨。

张新英:谈谈深圳美术馆新来的那个小年轻,张杨娟吧。

鲁虹:她是我给你推荐的。当时陈湘波要我写个序,我就让张杨娟把作品传到你的邮箱里。此外,我还推荐了一个苗瀚文,他现在在武汉读博士,他的作品也不错。

鲁虹:苗瀚文是在英国留学回来的。他以前在湖北美院学工笔,后来在英国学油画。他到我这儿来,我建议他还是画工笔而不要画油画,因为他有基础。但是留学对他肯定是很有用的,他可以从另一个知识系统带些东西来。

张新英:所以这一类跟魏久捷他们两个是一类的作品,我们看重他的,并不是他在技法上有多过人的地方,但肯定他在语言上技法上肯定是过得去。如果说他只有观念,语言上不过关,那他肯定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但是如果单纯只有技法,没有观念的画,那就是匠气,也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所以现在我们第一眼入眼的是看他的观念的,这两个艺术家都是先以观念让大家对他认同,然后进而大家在看作品是觉得他在语言上在技法上是过得去的。

318艺术网记者:还有一个问题,您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就有个“宁静致远”的展,还有在月底,江苏有个工笔展。我知道老师您在之前对水墨是做过很多研究的,也办过很多次展览,我对这个很关注,我很好奇,您现在重心由水墨转向工笔了吗?

鲁虹:其实是没有转移的。我大学就是画工笔的。我参加全国美展五次,都是以工笔参展的。我对工笔一直很有感情,也一直很关注,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而已,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做,比如1999年我在深圳美术馆曾经做了个工笔展览,去年我在深圳美术馆又做了个工笔展览。今年5月在江苏美术馆我还要做一个大型的工笔展览,一些重要的代表人物都会出现。总之,水墨是我的一个出发点,就像你做版画一样。所以我先前写书啊,做展览啊,基本上是围绕水墨来做,当然后来我涉及了油画、装置、影像,但是,水墨永远是我的一个基地。

张新英:我感觉也是,虽然我现在是把水墨放在前面了,后做版画,但是我更能说的清楚的,还是拿版画去说事,才能说得清楚。

鲁虹:每个策展人应该有自己的一个方向。但与此同时,你还要有灵活一点,因为有时候没有条件。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邹荃:传承之壤,水墨之花
[上一篇] 深圳艺术市场的新名片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