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思琳:树的礼赞,生命的呐喊——318艺术家专访-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艺术访谈录
邓思琳:树的礼赞,生命的呐喊——318艺术家专访

邓思琳:树的礼赞,生命的呐喊——318艺术家专访

2017-06-02 11:26      来源:318艺术网      编辑:张茜      浏览次数:4811

318艺术家  邓思琳  


邓思琳的雕塑作品给我的最大感触是她对自然的那份敬畏,乃至对生命致以最崇高的赞礼。简单的表达形式,往往最直击人心。生命的高度不在于寿命的长短,而在于它经历的路程。在这工业信息快速发展的网络时代,“快餐”文化的逐渐侵蚀,人们就试图寻求回到“本真”的界限,往往忽略了最原始的“本心”,聆听心底的声音,不要让生灵在绝处沉痛的呼吸着最后一口“氧气”。

 


318艺术家  邓思琳  雕塑(综合材料)《树的礼赞》


以下为邓思琳专访:

318艺术网记者(以下简称为“318”):很多艺术家都是因为从小喜欢画画而成为艺术家的,您呢?有什么故事?

思琳:小时候喜欢画画,但没有想过成为艺术家,现在也没想过,是不是艺术家也不重要。我想用艺术的形式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318:在艺术这条路上影响您比较深的是谁呢?给您带来了什么样的启发?

思琳:扎哈·哈迪德,一个伟大建筑家,在建筑界很少有女性取得如此的成就,从其身上我看到了女性坚韧不拔的品行,超前的设计思维,成功从来不是那么轻易的,想要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成就,我想我应该学习扎哈。

 

318:现代雕塑艺术的特征主要是艺术家突破传统追求新的表现形式,注重感性和主观的自我表现,在艺术表现的形式上具有表现性、抽象性和象征性的艺术特征,您呢?想通过作品的形态来传达什么?

思琳:艺术创作必然离不开其表现形式,好的表现形式能让作品增色不少,但我认为作品背后的文化内涵也同样重要,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作品以再创作的形式来诠释美丽表象下的沉痛,展现树木被砍伐的场景,希望引起观众对环境的思考,让它能与观众交流。“绿色环保”成为举世瞩目的热点和焦点,这是必然的趋势。


 
318艺术家  邓思琳  雕塑(综合材料)《树的礼赞》

 

318:您的作品摆放位置有什么讲究吗?

思琳:这组作品以大小不一的树干通过堆放的方式完成。把握其整体的节奏性,展示的方法具有可变性,摆放的形式可以根据具体的使用空间进行变化,以便作品更好的对空间进行公共艺术创作的介入。

 

318:您的雕塑作品看起来像似木头,“树木”的年轮是彩色的,在视觉上给人一种“错位”的交叉感,在材质上您是经过什么样的考量?

思琳:我选用纸媒之一的“杂志”作为媒介来展示树木的年轮,纸质的年轮与木头本身的年轮进行同构,其绚丽多彩的颜色让人容易聚焦于此,而忽略美丽外表下的本质,以此来表达后工业时代对大自然所造成的无可挽回的摧残。人类的生存不该以侼谬的形式来进行,大自然的变化是非常缓慢的。也许暂时我们肉眼无法辨别伤害的深浅。但也应当在来得及的时候热爱自然,热爱一切的生物。

 

318:在创作过程中做了哪些准备?

思琳:主题的选定,以及表现形式是每一个艺术创作者都会遇到的问题,这时我们要发散思维,深入的剖析,找到最佳的切入点,寻找最佳方式、最佳材料,来表达我的主题。

318艺术家  邓思琳  雕塑(综合材料)《树的礼赞》局部




318:在创作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低谷期和打击?您怎么去度过的?

思琳:在创作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碰到很多问题,让我们手足无措,很多时候我们想到的艺术形式,在实际中材料或技术的限制性让我们很难去实施,只能另寻它法,这时候最难过的坎是自己内心的坎,经验告诉我只要内心强大,就没有迈步过去的坎。

 

318:您认为女性雕塑艺术家在创作时有哪些特点?

思琳:女性艺术家更加敏感细腻,创作上有自己独特的视角,更愿意倾诉表达内心深处的东西。

 

318:有些人觉得艺术家很神秘,甚至有些脱离现实,所以创造出来的作品“看不懂”,您怎么看?艺术作品真的需要去“看懂”吗?

思琳:艺术家并不神秘,都是普通人而已,可能比普通人更加感性,因为这种感性让我们更好的抓住事物的某一特性,对其进行放大,以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归根结底艺术的源泉来源于生活。只要大家用心去看,了解创作背景,不存在看不懂。


318艺术家  邓思琳  雕塑(综合材料)《树的礼赞》局部


318:对中国当代的雕塑艺术发展,您有什么样的看法?您会如何去评价?

思琳:中国当代雕塑艺术虽然在表现形式上取得了多元格局发展的成就, 体现了西式雕塑在中国当代话语背景下外在形式的嬗变;但是还是有大量的雕塑创作盲目跟风,一味模仿西方,造成雕塑作品缺乏现实的针对性,这显然阻碍了当代雕塑的健康发展。

 

318:今后您的创作的方向是什么?有没有想过朝着新的的方向去探索?

思琳:暂时还没想过,因为创作带有很多偶然性,不经意的一次感悟可能就是我的创作源泉。如果一定要定个方向的话,我只能说更多的感悟生活吧!


感谢邓思琳与我们讲述她的“大世界,小艺术”,318在此衷心祝愿邓思琳在往后的艺术道路上秉持初心,坚持真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雕塑作品。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周霞美:灵动的“动物世界”——318艺术家专访
[上一篇] 周琴:自渡彼岸,以光阴为楫——318艺术家专访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